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校园小说  »  课堂上的丁蓓儿
课堂上的丁蓓儿
「亲爱的蓓儿学姐

  放学后能否到凤鸣楼二楼的露台来?就是我第一次见到您的那地方。

  敬爱您的小学妹 敬上」

  这是啥?

  蓓儿一头雾水的看着课桌上的卡片,此外还有一个小花圈,怒放的鲜花围着中间几颗草莓,红豔欲滴的硕大草莓散发出诱人的香气,让人不住的食指大动起来。

  一早到教室就看到桌上出现这玩意,害她吓了一大跳,旁边的同学还偷偷瞄着她吃吃笑着。这不会是告白信吧?女校的学妹送学姐告白信?有没有搞错啊?

  但也可能是同学们的恶作剧。就在她左思右想,数度想开口问同学,但又不知该如何问起时,上课的钟声已经响了起来,她连忙把花圈扔进抽屉,拿出课本。

  「丁蓓儿同学,你转来我们学校已经一週了,有没有不习惯的地方呢?」女教师一进教室,并没直接走上讲台,而是走到她身边,盈盈含笑招呼,害她不禁紧张起来,全身紧绷的连舌头也僵硬住。

  「我很、很好,诶,很好。谢谢葛老师的关心。」「那真是太好了。如果有不明白的地方,要尽量问唷!」女教师扶了扶脸上的金丝边框眼镜,满意的点着头走上讲台。

  一般的学校老师不会这样嘘寒问暖吧?进这个学校都一週了,还会天天问候的校风,真让她浑身不自在。

  就算不习惯又怎样呢?

  父母觉得她在男女合班的学校,不管是动作或是言谈上,都被男同学给影响,会变得越来越粗鲁,非常害怕她以后会变得不男不女,而特别送她来这边好好学习。

  这是一所风评很好的女子中学,学生被公认是集了所有女性美德于一身。此外,自创校已来,全校上下,除了不得不必须由男性担任的部分工友职务外,所有的教职员清一色是女性,好让学生在纯粹的女性氛围中,自然而然的接受淑女教育。

  由于历代传承下来的保守校风,即使连身材婀娜多姿的年轻女教师,也必须穿着极度保守的服装,几乎将全身都包裹起来,独独露颗头出来。

  不过好身材总是掩不住的,讲台上的女教师上身穿着高领白衬衫,饱满鼓胀的双峰被紧缚着,两排金釦子随呼吸一波波起伏,纤细的腰身更加烘托出她胸前的丰腴;然而,下半身却是及地的深蓝色长裙,与时下一般女性的长裙相比,剪裁的方式也是相当复古而怀旧,加上顶着偌大髮髻,让人不由得怀疑起衣服下面该不会仍穿着手工缝製的鲸鱼骨内衣。

  不过,与教师们的服装截然相反,女学生的制服竟是走俏丽的路线,上衣还好,下半身的裙子不只短得过火,而且还设计地前长后短,弯腰时一不小心白嫩嫩的臀部就会跑出来,若在裙子下穿保险裤的话,样子会非常邋遢,不过毕竟是纯女校,没有人认为有穿保险裤的必要。刚从别的学校转来的蓓儿因此非常不习惯这种穿着,不管有没有弯腰,都会觉得屁股凉飕飕地。

  说起来,她并不是很喜欢这所淑女学校。

  自小就是从男女合班的学校,一路自幼稚园读到高中,身边突然少了一堆臭男生,真是让人难以习惯;此外,对男人婆的她来说,百分百的女校有种病美人的感觉,每个人说话都轻声细语,一副深怕打扰到人的样子,行为举止也是斯斯文文,充满少女娇软柔弱的特质。全校都是婉约美女,害她连打个呵欠都不敢,只有躲到厕所内才能舒舒服服的伸个懒腰。

  乾脆翘课算了!想虽想但她可不敢真的做,万一女教师跟女同学们围着她,哭哭啼啼的问「我们是有什幺让你不满意的吗?」,她可真不知该如何回答。

  她第一次从学校厕所出来后,就发觉走廊上的同学都偷偷瞄着她看,在穿衣镜前已经确认好几次,她确定自己衣服可没穿歪穿错,真不知道她们到底是在看啥!

  等她满腹疑问的抓了抓头后,才惊觉自己在这学校中真像个怪物,因为她的头髮在这些女生看来可真不是普通的短!

  要男人婆的她把头髮留长,在过去是完全不可能的事,不过一想到每天都要被这些女孩儿像看怪物般的盯着看,她就不禁打起寒颤来。

  讲台上的女教师正用轻轻柔柔的声音上着课,同学们全认真的看向黑板,沈重的空气让人开始昏昏欲睡,蓓儿忍不住偷偷的将花圈从抽屉深处挪出来点,低头端详卡片的字。

  这一看差点没吓破她的胆,卡片背后画着一个女孩子,正从楼梯扶手往下溜。这下她知道花是谁送的,心中顿时七上八下起来。

  这是三天前的事了。

  她忍了几天,好不容易适应半个屁股凉飕飕的制服后,就克制不住顽皮的天性,看到校舍的露天楼梯扶手被擦拭得光可鉴人,刚好又是四下无人之际,她便无法控制的跨坐上去,一路溜下来。

  在女校的楼梯扶手做这种事,莫名的冒险快感让她特别兴奋,加上俯冲的空气,风一样不断翻开短到不能再短的制服裙摆,光裸的大腿肌肤被风吹得好凉快,此外,臀部跟扶手间只隔着一层内裤,那股磨擦力带来的刺激,更带给她难以自拔的诱惑力。

  蓓儿滑到一楼后,便一鼓作气跑到三楼,就这样直接再一路往下滑,再爬楼梯上去。

  三楼至二楼间有高处坠落的快感,而到了二楼至一楼,会被旁边的树木枝叶扫到大腿,那痒痒酥酥的搔痒,还有股间会微微的发热,那滋味不是言语能形容的,只能一言以蔽之:好好玩!

  就在她玩的正高兴时,突然听见有人倒抽一口气的声音,她惊讶得转头看去,二楼边的迴廊上,竟出现一张小脸,正满脸通红的望着她,而她刚好跨坐着,自三楼呼啸往一楼去……她原以为这件事会马上传遍校园,自己在女同学眼中,将是男学生一般的噁心生物,但提心吊胆地熬过了一两天,却没人用特别异样的眼光看她。她知道女生总是会组小圈圈,背地暗暗嘲笑别人,但似乎还没有异常的变化。就在她放下心中大石头时,竟收到那个女孩送来的卡片以及鲜花。

  在男女合校只是粗鲁的行为,但在女校却是弥天大罪!

  如果那女孩把事说出去的话,她在这个女校将永无立足之地!

  她不禁用力捏着跟卡片一起送来的花圈,指尖因此沾上熟透的草莓香气;当她的手放到桌上时,那股味道迅速瀰漫在教室中,就在她发觉指尖沾了草莓汁时,女教师突然咦了一声。

  「好香的味道,是草莓吗?」

  下面的女学生也不约而同的说:「真的是草莓的味道呢,好香啊!」接着她们以非常细微的方式骚动起来。

  这些女孩的鼻子未免太敏感了!

  蓓儿在心中吶喊着的同时,女教师翩翩然地走到她身边,笑盈盈的望着她笑。一看到葛老师那温柔的笑脸,蓓儿心底就觉得毛毛的,便主动站起来澄清。

  「我早上进教室时,就在我桌上了,我不知道是哪来的。」她小心地将花圈拿出来,但故意将卡片留在抽屉中,免得葛老师对卡片的内容问东问西的。女教师并不打算没收花圈,微笑着说:「草莓容易坏,你快点将它吃掉好了,特别是现在这幺香,会干扰上课情绪,还是现在就吃掉得好。」蓓儿惊讶之余,捧起花圈打算往外走,女教师叫住她要她在座位吃就好,还要她连着花圈直接吃。

  想到全班都在看着自己,她不禁感到害臊,但这是老师的命令,只好赧红着脸将花圈拿到嘴边,对準中心位置,小心翼翼的咬着草莓。

  盛开的花朵围着中间的草莓,三颗草莓紧密的排成一排,并躲在花瓣下面,要边用手指拨开花瓣,才能吃到草莓。才刚咬第一口,丰沛的汁液便涌出来,沾得下巴跟嘴唇黏黏的,全身也被草莓香甜的气味所包围。

  她捧着花圈,一边担心吃相不雅,又烦恼会被草莓汁弄得全身黏呼呼,将整天都沾染了那股气味,并一边仔细的舔食着果肉。为了吃得乾净,她除了轻轻咬啃外,还不时用舌头捲动果肉,用唇瓣吸吮满溢的果汁,整张脸都埋在花圈里头。

  等好不容易吃完了,她才鬆一口气,放下花圈。

  蓓儿羞涩的抬起头,巡视全班的同学。不知是不是错觉,全教室的女孩们似乎都着迷的看着她,好像她方才的动作相当吸引人,呼吸声因而变得浊重,还有人不自觉的伸出舌尖舔了舔自己的嘴唇。

  「这边沾到了。」站在身旁的葛老师自怀中掏出手帕,沿着蓓儿的下巴轻轻擦拭起来,并用绕圈子的方式缓缓抚向她的嘴唇,柔软的手帕碰到唇瓣时,有种特别的触感,蓓儿不禁想要闪躲。

  近距离观察,年轻的葛老师皮肤相当光滑紧緻,眉毛修得很美,镜片后的长睫毛轻轻的眨动着,让蓓儿不由得为此着迷。

  老师不知是擦哪种唇膏,那漾动的唇,似乎也散发草莓果肉般的质感,水嫩香甜,似乎也在引诱人凑上去舔舔看……老师呼吸的温暖气流轻轻拂过她的脸颊,似乎也带有草莓的迷人气味……「草莓好吃吗?」「有一点点酸,味道很甜……」没想到老师会问这种话,蓓儿略微恍忽地回答着。她说话时呼出的气息仍有浓浓的果香,甜蜜的滋味让她身体微微发热,好奇怪的感觉。

  「好了,你可以坐下了。以后若收到草莓,要记得快点吃掉唷!」葛老师温柔的笑容,似乎愿意原谅任何事,害蓓儿只有满脸通红的坐回位子。

  「那继续上课啰。」女教师轻声细语的说,并拿起粉笔在黑板上画起来。

  蓓儿的脑袋瓜仍然一片混乱,为什幺有些同学用羡慕的眼神盯着她看?她觉得自己是被处罚,并丢脸丢到家地,被迫当众吃下东西,可是大家的态度却跟过去的学校不一样,难道这就是传闻中女校学生阴沈的反应方式?

  男生的话就会哈哈大笑几声,笑完就没事了,但这些女孩欲言又止的表情,反让人感到毛骨悚然。她好怀念男女合校的爽朗气氛……早知道就不要转来这种怪学校!

  好不容易挨到放学时间,蓓儿恨不得一走了之,但想到卡片还有小花圈,她又不得忐忑不安起来。

  那个女孩,知道她滑楼梯扶手的事,可能是要以此向她勒索……可是她却记不起那个女孩的长相,在她眼中这些女孩儿都长得一模一样,连女教师们彼此也很相似,毕竟只露出颗头的打扮,只能靠骨架来认人。

  蓓儿照着约定来到凤鸣楼二楼,她没比这时候更喜爱边上课边挖鼻孔的男老师,还有常表演肚脐抽烟的大肚男、喜欢翻女生裙子的男学生,在以前的学校不管做什幺事,大家都很直接的嘲笑挖苦,扯着嗓子大吼大叫。

  还是想办法转回原来的学校好了!

  不管是被知道秘密的人勒索,或是成为女校师生眼中的外星人,那种不舒服的感觉,是难以用言语形容的。越是烦恼,心情也越来越糟。

  「蓓儿学姐,好高兴你愿意过来与我见面……」二楼的露台转角站着一个女学生,甜甜地微笑着在等待她。

  从制服看应该是初中部的学妹。熬了几天,蓓儿已经分辨得出高中部与初中部在制服上的差异,但是,一样是高中部同班级的女学生,制服上的钮釦却不尽相同,银亮的釦子上的花样大约有两种,她还不清楚这有什幺差别。

  蓓儿双眼瞪大想分辨这女孩的特徵。她有着一头又细又软的褐色捲髮,用髮夹子夹成两边,细滑的白皙肌肤上,虽然有几点浅浅的雀斑,但当一剪水眸轻盈眨动时,小雀斑便会消融无蹤。

  这是一个多幺可爱小巧的女孩子,有点像布娃娃般,全身软绵绵地,让人忍不住想伸出手摸一摸,或是直接抱在怀里。

  那天,目击到自己溜扶手的,就是她吗?

  蓓儿无法肯定,就在她左思右想,双眼睁得大大看着人时,学妹突然红着脸,轻声问:「学姐,我有做错什幺吗?」「这个花,还有卡片──」蓓儿拿起卡片,说:「草莓老师要我吃掉了,请问、嗯,就是……」女孩欣喜的叹道:「你吃掉了?喜不喜欢?」看女孩双眼发光的样子,实在说不出不喜欢的答案,蓓儿连忙转移焦点,问:「为什幺要送花给我?」女孩腼腆的红着脸,扭捏好一会才用又轻又细的声音回答:「因为我好喜欢、好喜欢学姐啊……这叫我该怎幺说呢?」啥啊?

  蓓儿茫然的搔搔头,翻过卡片,问:「那这图案又是什幺意思?」学妹羞怯地垂下头,绞扭自己的纤纤细指,吞吞吐吐的回答:「就那天嘛,我刚好在这边看到学姐你……你正坐在楼梯的扶手上,我……」没错!就是她!果然是她!杀了她灭口!

  蓓儿情急之下,紧张的抓住女孩的手臂,粗暴的大声喝问:「你有没有告诉别人这件事?」「没、没有……」就在蓓儿鬆一口气的时候,女孩发出啜泣般的喘气声,哀求道:「学姐,你抓得我好痛……」蓓儿正要放手,準备道歉时,女孩却像洩了气的娃娃般,整个软倒在蓓儿的怀里。

  「你怎幺了?」

  「学姐……」女孩依偎在蓓儿胸前,以细微的声音喃语:「你身体好香喔……」蓓儿顿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,差点把人狠狠推开,不过一想到自己有把柄落在她手中,只得隐忍下来,乾笑几声。

  明明是一身臭汗,哪会香啊?一定是反讽她全身发臭,可是,学妹却彷彿很入迷的继续在她身上轻蹭不停,好像她真有多香。同样的,她也闻到学妹身上的气味,那是一股甜甜的,又细又柔的气息,使人想要一闻再闻。女校学生果然连汗味都比别校的女孩香。

  「学姐,我可不可以摸摸你?」

  「随、随便啦!」

  女孩轻快的眨动水眸,露出浅浅的笑意,随即伸手抚摸蓓儿的下巴。滑润的柔荑滑过脸颊,在敏感的唇瓣上打转着,草莓般的果香瞬间骚动起嗅觉,学妹手指摸到的地方,触觉似乎比平时更加敏锐,而且有股热烘烘的错觉……「学姐,我真的好喜欢你……真的、真的好喜欢你……你讨厌我吗?」学妹的盈盈双瞳闪烁着泪光,粉嫩的双唇也微微颤抖,好像是在恳求似的,抬着小脸凝视着蓓儿。那娇弱的模样使蓓儿也不禁心跳加快。

  「我不知道……」

  「学姐……」女孩眼中的泪光彷彿即将溢出,她缓缓闭起双眸,粉嫩的面孔凑近蓓儿。

  蓓儿从没想过会被同性亲吻,当柔嫩的唇碰触到她的嘴唇时,一股莫名的热意自两人接触的地方扩散开来,她不禁怔住无法动弹。

  看学姐没有抗拒,学妹的唇轻轻歙合,吸吮起蓓儿的丰唇,灵巧的舌尖也开始在唇上打转着,不时轻挑唇瓣,一点一点的撬开蓓儿的牙关。

  这是多幺新奇的感觉啊,嘴唇四周的触觉比平时进餐时更加敏感,好像连锁反应般,没被碰触的地方也有一股热潮袭过,特别是柔软有弹性的舌肉,在口中滑动时竟掀起一波波的浪潮,让蓓儿整个嘴顿时变得麻麻酥酥,舌尖与唇瓣也不禁随之蠕动,回应起学妹的吮舔。

  学妹的手顺着蓓儿的腰身移动,兜着圈子来到她结实的胸脯,指尖忽快忽慢的绕着两座小山峰打起转来,最后滑嫩的手掌隔着上衣,轻轻的抚摸撩动已经硬挺的顶端。

  「学姐……」

  「嗯哼……」蓓儿喘着气,完全说不出话来,她不知道发生了什幺事,只觉得身体好热,好想快点把衣服脱掉,剩余的理智虽然告诉她不该这样做,可是却没告诉她这时应该如何处理。

  「学姐……这边就是你溜扶手的地方吧?」学妹的手不知什幺时候来到大腿上,细长的手指顺着饱满的大腿,滑进了裙子底下,在蓓儿大腿根部来回游移,逐渐朝私密的细缝前进。

  「你跨坐在扶手上的模样,真的好美唷,我最喜欢你往下俯冲时,裙子翻起来那一瞬间……就是这里吧,你滑扶手的地方……」学妹的手像带有魔力,点燃所触碰的每个地方,蓓儿觉得自己将要无法呼吸,只能无助的发出呻吟及喘息,腰部以下的地方像是被电到一般,整个瘫软无力。

  「啊,已经湿了。」学妹兴奋的加速磨擦蓓儿的内裤,轻轻按压神秘的嫩芽,让蓓儿双腿不停地颤抖,完全使不上力,整个人眼看就要倒到学妹身上。

  学妹适时放缓揉搓的速度与力道,扶着蓓儿靠着墙壁坐下,之后指尖像跳舞般的跃动,飞快的在蓓儿私密处弹弄抚拨,让蓓儿的双腿不时张开又夹紧、夹紧又张开,身体无法控制的扭动起来。

  「学姐,你真的好可爱!」

  学妹轻叹一口气,柔软湿润的嘴唇回到蓓儿的唇上,吸舔一会后,就开始轻啃敏感的颈项,不时含住软嫩的耳垂,还用舌尖轻快的弹动它。

  完全无法丧失思考能力,蓓儿觉得全身像是被羽毛拂拭,又痒又热的,整个身体都跟着酥麻透顶,连双眸也逐渐迷濛失焦。

  已经湿透的内裤不知何时被褪下……鬆鬆的挂在一边的脚踝上。

  「我最喜欢学姐了,学姐你也喜欢我吗?」

  蓓儿失神的举起手,摸着学妹浅色的捲髮,回答:「你像娃娃一样可爱……」「好高兴唷!」学妹伸手将蓓儿胸前的釦子解开,将胸罩推到乳房上面,低下头啃咬起立起的乳尖,那难以言喻的快感让蓓儿又是一阵无意义的轻哼,身体随着学妹的动作微微的摇摆。

  双腿间不停发出湿漉漉的摩擦声,身体越来越热,洁白的双腿不知不觉越张越开……猛地一波高潮闪电般落在全身每个细胞,致命的快感劈哩啪啦地在神经间窜动,她根本无法感觉出学妹的手是落在身体的何处,只知道自己的身体正不断在燃烧……热度升到极点后,慢慢往下滑,她也想要让学妹也有一样的快乐。

  但蓓儿不知该如何回应,只好有样学样的搂住学妹,轻咬起嫩透的耳垂,等学妹全身鬆软下来,她的手也顺着前长后短的裙摆,抚弄起学妹的臀部。

  「嗯嗯嗯……学姐在摸我那边……好难为情啊……」蓓儿让学妹靠坐在怀里,一手不停揉动学妹小巧的胸部,一手在大腿上游移,当指尖要碰到内裤边缘时,学妹突然扭动身体抗拒蓓儿的攻击。

  「我可以先脱内裤吗?」

  学妹喘着气跪起身体,动手将内裤脱下,内裤上闪烁湿濡的光泽,也落到一边的脚踝上。

  「学姐,拜託不要讨厌我唷……」学妹没来由的哽咽,暂抖的小肩膀让蓓儿不禁心软,柔声说:「我不会讨厌你的。」学妹的小脸整个红通通的,垂着头,慢慢的拉起自己的裙子前缘……蓓儿从没看过那幺粉嫩、可爱的小东西,顿时屏住气息凝视。

  吹弹可破的小肉茎顶端,一粒晶莹的露珠正巍巍颤颤的自开口处滴垂下来,洁净无毛的小肉茎以垂直的角度翘立着,在灯光下,隐约看得到血液奔腾的血管,还随着学妹的抽搭,不停轻微的晃动。

  「我是真的很喜欢学姐……你愿不愿意摸摸我?」蓓儿小心的探手摸去,肉茎的表面相当柔软光滑,让她不忍释手,还动手轻轻拂弄起下方两个小肉球。

  学妹轻声的呻吟起来,随蓓儿的动作不时倒抽一口气,如泣如诉的声音像是得到莫大的快感,让蓓儿的双手动作更加顺畅,不停刺激学妹的敏感处。

  「啊啊啊……」学妹猛地喘气,腰部一阵痉挛,白哗哗的热液转眼喷了出来,洒得蓓儿满脸。

  「我不是故意的……对不起,学姐……」学妹低下身体,用舌头轻舔愣住的蓓儿脸颊,两人的气息再度揉合在一起……「啊呀?你们这是在做什幺?」蓦地自背后传来声音,蓓儿慌乱的忙掩住自己的胸口,葛老师竟然就站在背后,讶异的看着她们。她当场羞得无地自容,不知道该如何解释眼前的状况。

  「这幺说,花是你送的啰?」葛老师突然轻笑起来,一脸了解的表情对学妹说:「可惜你没看到,丁蓓儿同学在课堂上吃着草莓的模样,班上有好几个同学因此迷上她了呢!」「唉呀,讨厌,蓓儿学姐是我的!」学妹搂住完全搞不清状况的蓓儿,并再次动手玩弄起她的乳尖,蓓儿不禁又轻哼起来。

  老师正在看着她,她却不知羞耻的持续发出这种声音……好丢脸唷……而且张开的双腿间,又流出湿湿的热意,刚好就面对着老师的视线……葛老师跪了下来,说:「不排斥让我也一块玩吧?」说完,便趴跪在蓓儿双腿间,高高的鼻尖恰巧顶住鼓胀的小嫩芽,灵巧的舌尖跟唇瓣则吸吮起肥厚的花瓣。老师脸上的眼镜,不断触碰到大腿肉,坚硬的质感在腿肉上磨擦着,形成特殊的感受。

  不管是怎样,这感觉好舒服啊……蓓儿觉得自己的身体越来越轻盈,好像在夜间的空气中飘浮,一股股的热意不断推动她,让她飞上至高的天际……「蓓儿学姐……」学妹柔声的唤醒她后,她仍无法回过神。像是晕车一般的头脑,好像看到葛老师正鬆开胸前的双排釦,露出丰满硕大的白嫩。此外,老师捧起一只柔软到不行的乳肉,啃咬起自己的乳尖……老师细长的手指还陷在颤动的乳肉间呢!

  葛老师动手解下身上的长裙,两条笔直的美腿剔透得难以挑剔,唯一有点瑕疵的是,修剪完美的浓密细毛间,有一根粗长的红色肉棒耸立着。

  好奇怪呀……蓓儿揉柔眼睛,确定自己没看错,学妹自后方环抱住她,贴在她耳际轻声说道:「老师的身材好好呢,有没有很羡慕呢?」「丁蓓儿同学,不用紧张,一点都不会痛的。根据本校长久以来的传统,我们不会你受伤、见红的,毕竟这里是纯洁校园。放轻鬆,这就当做是欢迎你加入本校的庆祝吧!」葛老师吐气如兰的说完后,和学妹合力让蓓儿跪趴在地,学妹一边挑动揉捏蓓儿裸露的乳尖,一边扭着细腰,让自己的小肉茎在蓓儿的下巴磨擦。滚烫的肉茎不断刺激湿润的双唇,蓓儿索性吸进口中,含在嘴里,用舌尖舔食小开口淌出的汁液。

  「啊……学姐在舔我那里……嗯嗯、那边好热快要融化了……」葛老师也跪在地上,不停用灵活的舌头舔吻蓓儿的花唇,还不时扫进紧缩的菊瓣,舌尖轻快的在入口转动,让蓓儿几乎要因此失神,唾液无法控制的自嘴角流出。

  一会后,葛老师搓揉自己粗长的肉棒,开始在蓓儿湿濡的股间滑动,火热粗长的触感使蓓儿不禁感到恐惧,肌肉因此僵硬紧绷起来。

  「不用担心,很舒服的唷!」葛老师双手捧住蓓儿的臀部,轻吹了几口气让蓓儿逐渐放鬆,才将柔软的柔肉挤到中间,刚好夹住粗长肉棒,之后便由慢而快地,让肉棒顺着潮湿峡谷滑行,开始疯狂的摇摆起她的丰臀,让肉棒在紧密的柔肉中激烈的摩擦……「啊啊啊……这是……呀、啊……好奇怪的感觉……呜……」蓓儿放开嗓子的尽情呻吟,老师的肉棒动得比滑楼梯扶手还快,几乎要烧起来的炙烫着她的股间,快速的磨擦让青涩的花瓣不断被挤弄变型,峡谷中的泉水源源不绝的涌出,发出清晰的叽啾声,湿淋淋的感觉顺着大腿内侧滑落到地板上。

  老师肉棒顶端的冠状物也一次次戳弄敏感的小嫩芽,引爆体内一次次闪电般的冲击,学妹仍用力拧捏胸前的玉乳,害蓓儿娇躯只能无助的不断抽搐……三个人不约而同的在同一瞬间奔向高峰,蓓儿贪婪地吸吮学妹喷出的黏稠汁液,臀部无意识的不停耸动摇晃。有生以来,她第一次感觉到如此快乐……「丁蓓儿同学,你是否已经喜欢我们这个学校了吗?」葛老师和蔼温柔地抚摸她的脸颊,蓓儿正準备扣好衣服的釦子,这时她已经完全打消再次转学的打算了。

  「只怕学校不喜欢我这种粗鲁的女学生,呵呵。不过我会尽力学习成为一个淑女。」蓓儿苦笑着。

  当学妹和老师整理好服装,她才了解学校裙子的设计缘由,学妹的小肉茎恰好能让较长的裙摆前缘遮掩住,老师粗长的肉棒也不会在贴身的裙子中突出来。

  让人难以想像的是,虽然学校是以充满百分百女性特质闻名,但学校中竟约有三分之一的师生都不是真正的女性,连葛老师跟学妹这样的人都能顺利地,毫不起眼的融入在女校之中,让男人婆蓓儿也感到汗颜……葛老师给了蓓儿两粒上衣的银钮扣,并且解释说,依女学生的性向,有百合与郁金香两种不同的浮雕图案,同校的学姐妹只要看一眼就能彼此了解,方便缔结良好的学姐妹情谊,当然,在老师的上衣金钮釦也有相同的浮雕,全校师生都有着比亲姐妹还亲的情感。

  「我们学校就像一个温馨大家庭,大家都是好姐妹,欢迎你加入我们学校,丁蓓儿同学。」端庄美丽的葛老师亲切地说着。

  【完】